王力宏發千字文今天是我人生中最難過的一天,是一場巨烈、巨痛的噩夢。

(圖片來自網絡)
我的兩難,是如果反駁這麼多不實的指控,會對我三個孩子的媽媽不好。但如果我不回應的話,大家會相信那些事情是真的。所以我的社會責任是,我得回,而且一一的回,同時要衡量我三個孩子的媽媽的感受。這點非常難。一定會有些地方做的不完美。為了這些不完美,我先道第一個歉,我真的不想傷害她,更不想傷害我們的孩子。他們都是我家人,我的全部,我的最愛。
然後我要把第一個重點說的清清楚楚:我可以很肯定的說,我沒有對我們的婚姻不忠。
他還原和西春美智子(當時認識李靚蕾的名字)是2003年在他的演唱會認識的,但後來沒聯絡差不多10年時間。他今天找郵件第一個對話紀錄,她稱他陌生人,他對她說「永遠沒見」,當時她已經26歲了,不是她暗示的未成年時期。
我們的婚姻是從11月27號203年到我們分居的8月5號2019年。5年8個月的時間,是我活在恐懼、勒索和威脅之下。
我們在一起沒多久,就懷孕了,我又驚又喜,因為我特別渴望有孩子,但我們當時還沒有走到談結婚的階段。但她那天特別激動說「如果今天不跟我結婚,我會消失、改名,肚子里的孩子,你一輩子都見不到。你別想找我,你會永遠找不到我」(這段話在2016年的一次婚姻顧問討論中有錄音做證)。我當時很害怕,但是我看他是認真的,說我們一定要那天,當天登記。
(圖片來自網絡) 我無法想像我會永遠見不到孩子。我看她這麼激動又拳打腳踢,我就點頭了、答應了,當天就在紐約市登記了。那天,我以為是我人生最驚心膽跳的一天。沒想到,跟今天比是小菜一碟。
我們5年又8個月的婚姻當中,我承認我們不斷的有問題。從2014年3月開一起看專門針對婚姻的心理醫生。總共算起來,看了5位,但最終很遺憾,一直沒辦法真正好轉。我希望這個事實,我們一起可以勇敢地面對。我誠摯的祝福西春子,也期盼在我們共同的努力下,依然能有一個和諧的婚後家庭生活。
分居後,我們2020年12月開始認真談離婚協議。而且經過還對調解員說如果力宏不配合我的要求,她願意告訴媒體會毀滅我的事業的事情(調解員說有錄音檔案,但我還沒有聽過),但總而言之,李靚蕾並非是所說的一毛錢都不要的形象。一開始要了約2億人民幣。最後雙方簽定的版本總共約1.5億人民幣,包括洛杉機房子的一半,投資股票的一半等(以下單位為美元),還有每個月21萬人民幣的生活費,另外需提供保姆、司機、專車、住家24小時打掃傭人,和免費住台北房子到18年等。這些都是因為一直希望靚蕾可以舒服的過日子,但她一直覺得這樣還是給的太少
不過,錢真的不是重點。現在的重點,是我們有三個寶貝孩子。 (圖片來自網絡)
現在選擇公開發聲,唯一的一點,是我必須利用這唯一一個目前可以跟靚蕾說到話的方式,請求妳: 所有事情請針對我,我願意面對妳所有的要求、所有的憤怒,但網路真的是一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世界,妳已經利用它毀了我,拜託拜託,不要再讓這些紀錄讓我們三個小孩在未來的成長面對更多的不堪,尤其在這樣的時候,真的請求妳讓我可以見見他們。
李靚蕾,我很遺憾我沒有達到你心理作為一個合格老公的標準。
另外,身為公眾人物的我,要向社會大眾道歉,沒有經營自己的婚姻。
對所有無辜被牽扯進來的朋友們,向你們鞠躬道歉,我的個人婚姻波及到你們了。
在這裡,我要向王爸爸、王媽媽道歉。特別謝謝您們昨晚手寫的信,因為我沒有經營好自己的婚姻,兒子讓爸爸媽媽受累了,我深感抱歉!對不起!
最後,我的文筆表達沒有靚蕾好,但如我前面所提,我會再一一回應她所寫的5000字長篇不實指控信。
王力宏